阿墨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李熏然很喜欢凌远的手。


在外人看来那的确是只漂亮的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


这双手能做高难度复杂精细的手术,也能做让人食指大动的美味佳肴,仿佛被施与了魔法,将一切都变得完美。


此时,那双手却给予他更难以言说的快乐与满足,手掌抚过的每一寸肌肤带起从脊柱窜上的酥麻酸爽,指腹上常年握手术刀留下的薄茧故意擦过那让他受不了的地方时,让他终于抑制不住的低喊了出来,眼里浮起的生理性泪水涌了出来,透过水光看到的是男人喘着气低头认真注视着他的样子。


心里涌上的酸胀和满足吞噬了他,让他忍不住窃喜的同时又有种好似中了头彩的不真实感,这个人,这么好的人竟然是他的了。


凌远似乎对他的的分心有...

1 97

算是一个两人刚交往后的一个段子,很久没写了,希望还有人能记得我🌝


凌远正准备睡觉时,接到了李熏然的电话,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有些困惑,李熏然明明刚跟他微信聊天才结束了不到一刻钟,怎么又想起给他打电话了?


他按下了接听键。


“远哥。”


李熏然那边的信号也许不太好,声音忽大忽小听起来有些失真,通过电话似乎还能听到一些沙沙声。


“熏然?”凌远笑了一下,“怎么还不睡?”


“我……”对面停顿了一下,传来一声低笑,“没事,我就想听听你的声音,外面还挺冷的,你也早点睡。”


“嗯,你也是。”


凌远应了一声,却在要挂电话时感到了不对劲,“你没在家里?”...


沈巍步入宴会厅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赵云澜立在长桌前,手中持着一杯红酒,虽然脸上扔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却是难得的穿上了正装。


沈巍第一次看到赵云澜穿西装的样子,原本就精瘦的身材配上西装更显得他修长挺拔,似乎是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场合,男人松了松领口的领带,解开了一粒扣子,露出了微微凸起的锁骨。


沈巍的喉头紧了一下,逡巡了下四周,发现不少目光都悄悄地放在男人身上,但男人却似乎并无所觉,持着酒杯与上前寒暄的人说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透明的高脚杯,仰头喝酒时可以看到略微滚动的喉结,往下是领口处露出的锁骨,西装是收腰的,勾勒出他完美的腰线,再往...

3 74

凌远在黑暗中睁开了眼。


他的额发被汗水浸湿,呼吸有些急促,胸膛起伏的有些剧烈,在寂静的空间里,细微的声响仿佛被放大了数倍在屋内回响。


一只手覆上了他的额头,接着原本躺在身边的人起身越过他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暖黄的光驱散了缠绕着他的黑暗,他看到了在暖光下那双注视着他带着担忧的双眼。


“做噩梦了?”


李熏然抬手用袖子擦了擦凌远额上的冷汗,他低头将额头抵上了凌远的额头,轻轻拍抚着。


凌远揽住了他,把头埋进了李熏然的颈窝轻轻蹭了蹭,李熏然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让他安心。


李熏然摸了摸他的头发,...

4 158

【凌李】李熏然的自白

此篇为李熏然视角的自白,凌远视角的可点凌远的自白


1.“听到他说自己是院长时我吓了一跳,他颠覆了我二十多年来对院长这一词的印象。”——李熏然关于初见凌远时的回忆。


2.“没想到他笑起来还挺好看的,他应该多笑笑,板着脸的样子都快把给我换针的小护士吓哭了。”

——李熏然第一次见到凌远笑容的回忆。


3.“听到他说‘我的血液里一半是自私凉薄,一半是懦弱疯狂’,我想说你不是,你不是这样的人。”

——李熏然撞见凌远和许乐山谈话一幕的回忆。


4.“他以为他是院长了不起吗!院长就可以掀人被子吗!他这是侵犯我的隐私!隐私!”

——李熏然偷藏零食被抓包后愤怒的抗议。


5.“没想到凌院长的手艺这...

【凌李】凌远的自白

凌远视角的自白,应该还有一版李熏然的

1.“即使我早已见惯了无数伤口,但当我在看到他身上的伤时依然震惊他能支撑到现在的强大的意志和忍耐。”
——凌远关于初见李熏然时的回忆。

2.“看到他睁开眼的刹那,我突然有种仿佛回到了初见念初的那个时候。”
——凌远对于术后李熏然醒来时的回忆。

3.“真是太尴尬了,被他看见我最不想让人看到的一面。”
——凌远对于赶走许乐山时被李熏然撞见的回忆。

4.“真的难以相信他已经二十八岁了,哪个二十八岁的会把巧克力藏在被窝里的?谁给他的巧克力!”
——凌远没收了某个不遵医嘱的病人私藏零食后的质问。

5.“我已经很久没有开伙了,但看他吃的那么开心,看来我的厨艺还没有退步。”
——凌远对于把...

【凌李】呵,男人

李熏然其实不太清楚自己对简瑶的感觉。


简瑶漂亮,乖巧,读书好。


这样的女孩自然而然会吸引着男孩的目光。


李熏然小时候暗中赶跑了不少想来献殷勤的男生,这自然引发了很多不满,有人指着他,“你又不是简瑶男朋友,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自然那个男孩被李熏然按在地上暴揍一顿。


“想当瑶瑶男朋友,除非你能打过我!”


在旁围观多年的损友赵启平看着李熏然干架,点了下头,然然打架水平又精进了。


“我说你要是喜欢简瑶怎么不对她说呢,像这样把每个都来表白的男生赶跑你也不嫌累得慌。”...


李熏然在与凌远确定关系后的一段时间里,似乎是老天有意开玩笑一般,两人不约而同地都被公事缠身。

凌远应邀飞去美国参加研讨会,李熏然也因公务外派到邻省两个月。

两人隔着大洋彼岸的时差与距离,就连给对方发消息的时间都是给挤出来的,自然倍加珍惜这难得一会儿的亲近。

李熏然向凌远讲着发生在身边的趣事,凌远看着回应几句,顺带提醒李熏然要照顾好自己,李熏然看着凌远的回话微微皱了下眉,修长的手指快速地在屏幕上敲击着。

“远哥,你是不是嫌我烦?”

凌远一愣,很快回了过来,“怎么会?”

“你的话太过官方,都不说想我。”

那边沉默了下来,李熏然等了一会儿仍没有回音,有些失望,刚退出微信,就收到了提示消息。

“我想吻你。”

凌远在发出...

非常感谢@虎郎 和@柯基大人的粉丝 两位可爱的太太们,谢谢你们能喜欢,这篇小段子送给你们,谢谢你们❤

凌远见到李熏然的第一眼就被那双眼睛给吸引了。

像是一只鹿在森林的小溪边惬意地喝着水,没有丝毫防备的样子,眼里有些茫然和困惑。

李熏然注意到了凌远注视着他的目光,他朝凌远望来,圆滚滚的大眼里漫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医生,我有什么问题吗?”

他坐在病床上歪了下头笑着问凌远。

“没有。”

凌远回答。

有问题的是我。

真是有点糟糕呢。

凌远怀疑李熏然似乎明白他的眼睛对自己的杀伤力有多大,很明显对方知道并非常善于掌控这项技能。

抓住偷溜出病房躲在安全出口的楼梯间偷偷抽烟的李熏然时,对方会用那双含着水汽的眼...

9 119

元宵快乐,来一发小剧场,梗有参考微博的,小剧场已经写了好几篇了,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戳tag,以后小剧场都会打上这个tag的~


凌院长与李警官的日常小剧场


凌远和韦天舒,李睿几个一起在食堂吃饭,话题从工作聊到了生活,韦天舒看着李睿抱着他的小仙女送来的爱心午餐跟他们挤在食堂吃,忍不住吐槽,“你小子不知是哪儿来的福气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


李睿捧着饭盒吃得正香,闻言向韦天舒抛去个得意的眼神,“知道你是嫉妒我。”


“哥可是有老婆的,你连婚都还没结呢,我嫉妒你?”


凌远听着他两斗嘴,继续低头吃饭。


“凌远,你家李警官有给...

9 155
 
1 / 8

© 阿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