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墨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凌李】此心安处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脚丫子

 

李熏然闭上了眼躺在床上。

 

五分钟后,他向左侧身接着睡。

 

十分钟后,他又翻向右侧闭上了眼。

 

半个小时后,他将身体又翻回平躺着,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

 

天花板在黑暗中呈现出一片暗灰色,隔壁的灯光投在窗帘上,窗帘的花纹在天花板上被拉出一段长长的暗影。

 

“啪”地一声,他将身边床头柜上的台灯拧开,坐直了身体死死地盯着房门的方向。

 

那里什么也没有,甚至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李熏然有点恼火又有点泄气,瞧那人平时一副精明样,怎么一回到家就变得这么迟钝!

 

李熏然和凌远正式交往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在凌远提出李熏然搬来住时,李熏然思索了下便答应了,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凌远并没有把他的行李搬进自己的卧室,而是搬进了隔壁的客房。

 

客房。

 

李熏然在客房里笑得面目狰狞。

 

他跟凌远目前还停留在牵手和偶尔的一个吻的阶段,可这毕竟不是演校园纯情,凌远眼里的情意是真的,李熏然也明白他是想让两人有个缓冲在循序渐进,但自己答应他搬过来时不就已经等于是默认了吗,看着凌远在他额上落下一个轻吻向他道着晚安,然后干脆利落地关上门,李熏然直到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仍旧目瞪口呆。

 

所以,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他无言地瞪着房门好一会儿,恶狠狠转身将自己摔进了柔软的床铺中,他算是明白凌远为什么到这年纪都没结婚的原因了。

 

就他这样活该找不到老婆!

 

临近立冬,骤然降温的天气让人还未从秋意盎然的轻风中回神便一下感受到了初冬的严酷,李熏然裹着一床薄被觉得有点冷。

 

他体质偏寒,天一冷就会冻手冻脚,尤其是脚,脚冷全身也不会暖,以往在家里,李妈妈早已把晒好的被子给他换上,但现在,李熏然把脸埋在被子里有点委屈。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熏然,你睡了吗?”

 

李熏然起身开门看到凌远抱着一床被子,凌远走进来帮他铺床,“今晚要降温,我来给你加床被子。”

 

凌远铺好床起身却被李熏然一把压在了床上,床随着两人的重量微微向下凹陷,铺好的被子也一下被压得没有了形状,李熏然的手攀在了他的肩上,声音模糊在他的颈边,“冷。”

 

凌远捏了捏他的后颈:“赶紧进被子。”

 

李熏然没有动,只是攀在凌远肩上的手用力了一下,凌远无奈又捏了捏他,“我不走。”

 

两人一起躺进被子里,被子还残留着晒过的阳光的味道,李熏然嗅了一下,将身体往凌远身上蹭着。

 

凌远按住他不安分的手脚,在触到那冰凉的肌肤时拧了下眉,“怎么这么凉?”

 

“我一到天冷就手脚发凉,习惯了。”

 

李熏然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但很快他就睁开了眼,一双本来就大的眼里盛满了惊愕,“凌……凌远……”

 

凌远将他的脚贴着自己的胸膛,那里炙烫地熨帖着他的脚心,脚底板下传来的是一下又一下有力的心跳。

 

全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瞬从脚心直窜而上,像是沸腾了的水噗通噗通叫嚷着往外溢,他将脑袋埋在了男人的颈窝里红着脸无声地咧开了嘴。

 

凌远搂着他轻轻按揉他的后颈,低醇厚重的声音在他耳边缭绕:

 

“睡吧,我在。”

 

Fin

评论(27)
热度(211)

© 阿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