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墨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凌李】听谁的话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听话


01

 

“然然,要乖乖听话知道吗?”李父摸了摸儿子的头嘱咐道。

 

“然然很乖的,你就放心去忙吧,有小远在没问题的。”凌母笑道,回头对站在身后的凌远说,“是吧,小远。”

 

凌远看着站在李父身边作乖巧状的李熏然,唇角轻轻扯了扯,“是啊,然然可乖了。”

 

才怪。

 

李熏然瞪着那双圆滚滚的大眼,扬起一抹甜笑唤道,“远哥。”

 

凌远毛骨悚然。

 

上一次李熏然像这样叫凌远时,他把凌远辛苦写了一晚的论文给点了未保存,在上一次他把女生写给凌远的情书偷偷放在了凌父的书桌上,弄得凌父把凌远叫到书房谈了半夜的关于未成年的早恋问题,在在上一次他将捉到的毛毛虫偷偷放在凌远的笔筒里,凌欢进来想拿支笔用,结果发现爬在笔杆上的毛毛虫时,吓得当场就把笔扔了哭着跑出去,凌远被凌母狠狠教训了一顿。

 

凌远看到李熏然不止是胃疼了,连肺都要疼了。

 

李熏然很乖很听话,没错,他最擅长卖乖。

 

李父到底是对自己儿子有些了解的,临走时还给了李熏然一个警告的眼神,别太放飞了。

 

李熏然笑着向父亲摆手,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啊。

 

李父心里叹气,要不是他实在没时间照料,他也不会放这小东西出去祸害别人,还好是凌远。

 

小凌这孩子就是好。

 

凌远后颈一凉,猛地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02

 

李熏然很有人缘,在长辈面前听话乖巧,经常哄的凌父凌母开怀大笑,就连凌欢也像个小跟班似的跟在他身后不停地喊着“然然哥,你等等我。”

 

与之相较,凌远显然太过老成早熟了,十四岁就考进医学院的他所面临的不是校园内同龄人的嬉笑打骂,这里都是比他要大许多的同学,环境逼迫着他成长,加之凌远本就属于沉稳内敛的性子使得凌母有时忍不住抱怨,这哪像个年轻人该有的性子嘛。

 

李家与凌家毗邻而居,都属于同一小区,凌父与李父的关系很好,两人是在医院认识,警局上下到医院体检,去的正巧是凌父所在的医院,而后来也意外地发现两人竟然同属一个小区,渐渐也就走近了,凌母非常喜欢李熏然,小孩大大的眼睛,乖巧的笑容每次都让她喜欢的不行,而李父有时因为工作原因无法照料李熏然,凌母便提出让李熏然住到家里去好有个照应。

 

凌远第一次见到李熏然时,就看到这小孩细瘦的身体,巴掌大的小脸上有一双大的出奇的眼,带着好奇与小心地打量着他。

 

凌远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他一直都是如此,不了解他的人会认为他很冷傲,难以亲近,其实并非如此,他只是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表达,但他又没有解释,久而久之,许多人见到他都避而远之,就连家人对他也是不冷不淡。

 

李熏然起初也是如此。

 

直到后来他有一次在外面玩从双杠上摔了下来,凌欢被吓得哭出来跑回家去找凌远,凌远看到小孩抱着脚在那边哼哼,他蹲下摸了摸李熏然的脚踝,李熏然哀叫了一声,凌远二话不说将他放在脚踏车后座上一路载着他到医院,背着他挂号,看病,拍片,配药,再一路将人载回家。

 

李熏然坐在后座听着凌远微微有些喘气的声音,十来岁的孩子说重不重,但分量也绝对不轻,凌远背着他看病,现在又将他载回家,李熏然的手从抓着的后座悄悄移到了凌远的腰上。

 

凌远感觉到腰上一紧,低头看到一只手已经环上了他的腰,后背抵上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温热的呼吸透过棉麻的衬衫侵入到皮肤,一声轻轻的呼唤砸在了他的背上,“远哥,谢谢你。”

 

03

 

自那之后,凌远的生活开始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平淡的生活似乎被添上了亮丽的颜色,李熏然在众人面前还是那个乖巧的李熏然,然而凌远却分明看到了那头上的两只小角和身后扑扇着的翅膀以及那甩来甩去的细长尾巴。

 

是谁说这小子乖巧听话的,凌远盯着被铐在床头的左手咬牙切齿。

 

“熏然,听话,把它解开。”他晃了晃手铐耐着性子哄劝。

 

李熏然长腿一迈,跨坐到了他的身上,他笑容满面地贴上了凌远,手里扬着一副手铐,硬质的光芒在灯光下刺着凌远的眼,手铐轻轻贴着他的下颔滑动着,冰冷的金属让他不自禁地吞咽了一下,只听李熏然低笑了一声,将凌远的右手也铐在了床头:

 

“远哥听话,不要逼我哦。”

 

Fin

评论(14)
热度(172)

© 阿墨 | Powered by LOFTER